杂食,但是主食是BG,偶尔也吃BL和GL,毕竟作为一只偏好BG的小透明不杂食活不下去啊......(隐形愤青)(绅【hen】士【tai】的乙女心)
到处爬墙,一切都看颜值和萌点_(´ཀ`」 ∠)_
懒癌晚期,没得救了放弃吧_(: 3」∠)_

填坑【病弱审】【正常文风】

终于更新了呢……真不容易啊……_(: 3」∠)_

谢谢还在观看的你|ㆁωㆁ*)

OOC,病弱审
颜文字出没注意!!!

现在右上角还来得及!_(: 3」∠)_

不介意的话……

let's go!

.......

.......

.......



“呜......”少女皱着眉头喝完碗中最后一点的苦药,那苦味让她整个脸都皱了起来,“好苦....呜.....”无论喝多少次都会被苦出眼泪的少女尤其讨厌每天的喝药时间,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身为“监护人”的石切丸每次都会看着少女乖乖的把要喝下去。

“主上将我作为近侍不就是为了让我为您祛除污秽吗,所以不要半途而废啊……”石切丸从善如流的递过去一杯红糖水,安慰着撅着可以挂油瓶的小嘴的少女。

少女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那甜甜暖暖的饮料:“要不是我喉咙太小不能一口闷.....我才不会抱怨呢(๑‾᷆д‾᷇๑)”喉咙小所以不能一口出太多东西的身体结构,平时吃饭或者甜点时间那可以叫享受,但是一到吃药时间就是折磨了。

貌似想到什么的大太刀加深了唇角的笑容:“所以主上才是乖孩子啊,每一次的药都会好好的喝完呢。”

少女看着石切丸:“毕竟是papa熬的药嘛……”被甜味安慰到了的少女笑得格外甜,“况且....”少女想到自己的体质和在现世担心自己的家人,似有些沮丧的低下头,“我也想快点好起来…”这样才能快点回去见父亲母亲。

说着说着少女想起了幼年时期父母亲人为了自己的身体而忙碌奔波,明明疲惫不堪却又安慰着不安的自己,保证着一定会让你好起来,回忆混合着心中的酸涩,连手中的红糖水都好像变得如药一般苦涩。

像是听见少女的心声,石切丸轻轻拂了拂少女长长软软的黑发,如同父亲安慰着沮丧的女儿:“主上您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毕竟我可是御神刀的神明啊,祛除污秽可是我最擅长的呢。”

感受到大太刀温柔的少女收敛了悲伤,露出了一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恩!我明白的,papa你是最厉害的了!”

“...说起来...主上为何称呼我为papa呢?”

“因为papa和父亲大人一样啊,一样帮我煎药,一样给我讲故事陪我睡觉,让我觉得很安心呢(๑ŐдŐ)b”

“.....是吗?”

“嗯嗯!papa就是我的亲人哦(๑≧д≦๑)”

“那真是太好了呢……”


未完待续



———————————————————————————

以上_(: 3」∠)_

谢谢食用_(: 3」∠)_

下一节估计就是审神者交流会了……【遇见爷爷....尽量不OOC吧……大概..._(: 3」∠)_】

最后厚颜无耻求留言嘤QAQ伦家好寂寞地说(´Д`)酷爱来勾搭我的说(,,• ω •,,)



评论(10)
热度(15)

©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