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但是主食是BG,偶尔也吃BL和GL,毕竟作为一只偏好BG的小透明不杂食活不下去啊......(隐形愤青)(绅【hen】士【tai】的乙女心)
到处爬墙,一切都看颜值和萌点_(´ཀ`」 ∠)_
懒癌晚期,没得救了放弃吧_(: 3」∠)_

在那些日了狗的穿越日子里

看!!!!

 



这是什么?!!!

 



是更新!!!

 


这只咸鱼它更新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石乐志】

 




改了个新的小节名字,以后每个世界都用不同的小节名字以便区分www

 


















【疏缓节兮安歌】


                                                                              ———我欺瞒了天下⼈

第⼀个世界
3
⼀夜好梦。


第⼆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摊煎饼的安歌发出了⼀声叹息:“唉———”好⽆聊啊.......


【⽆论有多么庞⼤的计划,身体不好起不来去布置都是免谈啊.......】想是这么想,但是安歌还是⽐较珍惜养病的时间的,毕竟⽐起当⾜智多谋能者多劳的部下,她更喜欢当⼀只咸⻥。


【可是,没有电视机电脑脑残剧和零⻝,那怎么能算得上是咸⻥啊!】安歌⾯⽆表情地盯着墙壁【就算当咸⻥,我也是⼀只有格调的咸⻥啊】


估计是上天感受到了安歌快⽆聊死了的⼼情,于是————


靖安侯【爹】来了,这下,安歌连当⼀只没有格调咸⻥的资格都没有了。安歌听到声⾳的时候默默的向天道⽐了个【哔————】指,然后,躺平。


谁叫她还是个病号呢:P


于是靖安侯就看⻅⾃⼰唯⼀的⼉⼦闭着眼睛⾯⾊苍⽩地躺在床上,⽆声的叹了⼝⽓。他这么些年也就只有这⼀个⼉⼦,平⽇⾥⼩⼼翼翼的养着都不够,哪⾥有这般重罚。


靖安侯想到⺟亲语重⼼⻓的说教,⼜是叹了⼀⼝⽓,他也不想的啊,家⾥就这个体弱多病的男丁,还是个有出息的,考进了前三甲在天⼦那挂了名,还得到了⼀个职位虽⼩但是权利确实实实在在的官,只要好好⼲,资历攒够了就可以步步⾼升,可以说这⼀切绝对是整个侯府的⼈都愿意看⻅的。


可是,这⼀切都要建⽴在他的⼉⼦”好好做事“的前提下啊,这种,这种⼤逆不道的事情,他怎么就,怎么就........唉.......


靖安侯沉默的盯着⾃⼰的⼉⼦,⼿臂举起,僵住,但终究只是拿袖⼦擦擦安歌冒汗的额头,刚想离开,就看⻅安歌正安静的看着他。


“⽗亲,可否听⼉⼦解释?”安歌虚弱地抓住靖安侯的⾐⻆,眼睛却是坚定的看向他。


靖安侯沉默半响,终究还是坐在床边,看着安歌。


⽗”⼦“就这么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开⼝。


最后还是安歌“沉不住⽓”,⼲巴巴的冒出⼀句:


”⽗亲已经知道了?“
”你做的那么明显,我想朝堂上没⼈会认为你是太⼦的⼈。“
”.............⽗亲,您知道的,‘⼠为知⼰者死’。“
”那你也应该知道‘天地君⾂‘。“


“⽗亲,”安歌认真的看着靖安侯的眼睛,“⼉不会让他成为君的。”


“逆⼦!“靖安侯”腾“的⼀下站起来,⼿颤抖着指着安歌,”你这是要整个靖安侯府给你陪葬啊!“


“⽗亲!”安歌的表情突然变得悲伤⽆奈,“⼉,不能让他坐上那个位置,否则,“紧闭双眼,安歌咬了咬⽛继续说道,“否则,那他会是魏安釐王,⽽⼉⼦,将会成为釐王宠爱的⻰阳君!!!“


字字泣⾎。


靖安侯听了这话,不可置信地倒退三步,震惊的看着安歌,嘴唇⽌不住的颤抖着。


安歌⻅靖安侯如此,似是不忍再说下去,但沉默⽚刻后还是⼀字⼀句对着靖安侯说道:“⽗亲,开⼸没有回头箭。”说完,便把头撇到⼀边,等待靖安侯⼼情平复。


良久之后,安歌听到⼀声⻓叹。


“罢了.........罢了................”说着,靖安侯摆摆⼿,离开了。


安歌嘴⻆勾起,明⽩了靖安侯是不打算再管这些事了。


【倒不是个卖⼦求荣的,虽然不聪明却是个明⽩⼈。不过,”剧本“⾥愚蠢懦弱的靖安侯是个看得明⽩的⼈........呵,果然,不能相信牠呢.......】


【嘛........做好⾃⼰“份内”之事就是了,啊.......刚才演戏可真累,我要继续睡补充补充体⼒】


如果系统在这⾥肯定可以看出⾃家主⼈只是在给⾃⼰找借⼝偷懒,可惜系统牠还在⼩⿊屋⾥呆着呢。所以安歌翻了个身,毫⽆愧疚地继续咸⻥。



————————————七天后————————————————


安王府


“身体可好些了?”⼆皇⼦沈哲问道。


“托殿下福,属下已⽆碍。”谢安歌低头回答。


“那就好。”沈哲⻅他【⼥主在恢复⼥装前,除⾮特殊情况,第三⼈称⽤男性称呼】脸上并⽆病⽓,放下⼼,“也别⼀直站着了,坐。”


“是。”


⼊座后,沈哲便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他倒了杯茶,“尝尝,川蜀那⼉的蒙顶,虽不如你喜欢的碧螺春,却也不失⼀番味道。“


安歌看了看杯中颜⾊碧清微⻩的茶⽔,轻押⼀⼝,笑赞道:“滋味鲜爽,浓郁却⼜在⼝中回⽢不散,不愧是有‘仙茶’之称的蜀中极品。“


”我就知安歌最能品味这茶。“沈哲笑道,”不过,安歌来我这,可不会是只品茶的吧。“


”那属下也不磨叽了。“安歌起身,向沈哲拱⼿正⾊道,”今上年纪已过古稀,早有退位给太⼦之意,虽然现在和太⼦有了隔阂,但从今上派遣太⼦前往边疆可以看出.........“安歌顿了顿,”今上想让太⼦拥有兵权。“⾃古以来哪个皇帝不紧紧抓住兵权,别⼈碰都不能碰的禁忌竟然⼼⽢情愿地让给太⼦,这算是“⽗爱”的伟⼤吗?


安歌垂下眼睑,看着地⾯不发⼀语。


【不愧是男主.........吗?】


“那安歌觉得我该如何做?”


“殿下,楚书云’为帝皇者需体肤完整,⽆愧于天地⽗⺟,⽆卑于⼦⺠朝⾂‘【作者瞎编的】”谢安歌只说了⼀句话。


“箜”的⼀声,沈哲放下了茶杯,⾯⽆表情的看着⾃⼰最出⾊的部下,亭⼦⾥的空⽓好似被抽⼲了⼀般令⼈窒息。


安歌静静地站着,丝毫不被那⽓势所动。


⽓氛就这么僵持着。


终于,沈哲终于开⼝,这⼀次不同于以前的温润,⽽是带着天家的冷酷⽆情。


”谢浩倡。“
”在。
“去吧。”
“是。”

评论(2)
热度(7)

©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