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但是主食是BG,偶尔也吃BL和GL,毕竟作为一只偏好BG的小透明不杂食活不下去啊......(隐形愤青)(绅【hen】士【tai】的乙女心)
到处爬墙,一切都看颜值和萌点_(´ཀ`」 ∠)_
懒癌晚期,没得救了放弃吧_(: 3」∠)_

在那些日了狗的穿越日子里

看!

我!

更!

新!

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这个家伙竟然更新了!









过渡章
















ready???

























GO!



第一个世界
2
【唉……这个身体真的真的太弱了……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生了那么多的……】女主的灵魂飘在床榻上发,看着下面的大夫给原身把脉。

【也许是伴侣的气运加成?】系统不确定道。
【嘛,无论是什么,反正现在这个身子弱不禁风是个事实】女主无所谓的撇撇嘴。

“公子本就身子弱,现在又被寒气侵体,这烧要是在今夜之前没退下来,到时候可怕是要不好,”大夫收回手,面色凝重,“老夫开个药方先灌下去,然后加厚被子让公子蒙出汗来,如果还不行的话就只能用酒精擦拭全身逼出汗来了。”

“还请大夫尽全力医好世子,老身定当重谢。”此时的侯府老夫人虽然面上不露山水,但是言语间还是透出了几分焦急,这可是侯府唯一一个“男丁”,绝不能在自己手中断了。

侯府夫人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抹着眼泪,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拦着点侯爷,就算要“他”多抄几遍书卷也好过现在啊,要是等到大夫用酒精擦拭全身,她孩儿的秘密肯定被所有人知晓,她当初瞒天过海之事也会暴露,到时候世间可不会有她的容身之所了。

【这母亲只担心自己的秘密会不会暴露,竟不曾想过要是她的孩子没有挺过去会怎样吗?】女主皱眉。
【那也是形势所逼啊........】系统弱弱的说了一句。
【什么形势?】女主倒是没想过这一方面。
【原身的母亲,也就是现在的侯府夫人,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并不受宠,在这里也就是一个摆设没有半点实权,后来要不是因为新婚那一天之后几个月发现怀孕,身边还有一个从娘家带过来的衷心于她的奶娘,估计这侯府女主人早就换人做了】系统把刚刚在这个世界提取出来的情报说给女主听。
【所以,她为了继续活下去所以才狸猫换太子的吗?】
【也可以这么说】
【为什么?】
【她顶多被休弃,虽然这个侯府被原身的父亲挥霍的差不多了,但最起码还有个侯爷名声和一个一品晧命的老夫人,就算真正的勋贵人家看不上,在其他人眼里也算是权贵。侯府夫人的娘家只是一个五品言官罢了,说是清流,可是在这四品以上才能入贵人眼的皇城里可以说是微不足道,所以就算侯府要把她休弃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不过如果她被休弃回家,那么她的下场会很不好】
【多不好?】
【这个世界对女子的束约太多了,被休弃就代表这个女子是特别失德的人,女子的家族也会跟着蒙羞,而侯府夫人的家族是清流派再加上言官,她回去的话基本上会被“自杀”】系统刚刚“扫描”完这个世界所有的书籍,被那些苛刻女子的条件吓呆了。
【唉............那我还是继续保持男儿身吧,要想在这种条件下以女子身入朝为官会花费太多时间,这个身体可等不了】女主说着就“躺”到床上,融合进身体,以生病为因暴露女儿身的计划弃用。

在昏昏沉沉过了两个时辰之后,躺在床上的人终于出了汗,把热度降下来了。

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世子住所

“安歌儿,来,把药喝了,娘给你做了你爱喝的皮蛋瘦肉粥,你吃完药刚好放温。“侯府夫人小心翼翼的把煎好的药喂给坐在床上的”儿子“,可谓是一片慈母心啊。

”好的娘。“安歌,也是女主乖巧的把药一饮而尽。

”真乖。“侯府夫人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和轻松,吩咐身边的侍女去取粥。

等到房中唯一的侍女出去后,侯府夫人就开始和安歌谈真心话。

“安歌儿,你不要怪你父亲,其实他也是.......唉.....都是母亲的不是,可那时候母亲也是没有办法啊.......”说着说着她又开始抹起眼泪。

“母亲不必自责,孩儿省得的,并不会责怪。”安歌说的是真心实意,她不仅不责怪,她还要感谢呢,如果不是这位为了生存瞒天过海,她也不会有接触权利最中心的机会。

“唉........你明白就好......”侯府夫人平复了下心情,开始嘱咐她之后病好不要忘记去和父亲还有老夫人请安。

安歌听着并没有不耐,一一答应。

侯府夫人也只是说了一会就停下让安歌把粥喝了然后让她躺下好好休息,在她躺下之后仔细帮她掖了掖被角就离开了。

安歌闭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会儿就开始思考情况。

谢浩倡,字安歌,取自《九歌·东皇太一》中的“疏缓节兮安歌”和“陈竽瑟兮浩倡”。据说是出生时哭出来的声音很大,大到在门外的人都能听到,就取了这个名字。

【所以那个侯爷是怎么把声音大和歌声好联系在一起的啊........】安歌默默黑线【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是看看什么调养方子最适合这身体】

等到安歌查看完身体情况后沉默了.........

【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和善的微笑。
【..............系统繁忙中】系统开始装死。
【你装死也没用,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出,来】
【.......请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_(: 3」∠)_】
【滚去小黑屋,没我允许不准出来】
【是..........】嘤QWQ

把那坏事的系统关禁闭后,安歌翻了个身,考虑现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走。

首先,原身被罚跪是因为被父亲发现原主并不效忠正统【太子】,反而要帮助二皇子谋位,简直是大逆不道,所以被罚跪祖宗祀堂反省。然后,原主的身体太弱,弱到任何调养方法都是伤害,除非修仙,但是这个世界并不允许点亮修真这个技能树,最起码现在不能。

【我真的,真的,很好奇,她是怎么活那么久的】安歌想【算了,以后注意点好了........】

现在的时间段是男主被派往边关,当然,这是在原主大力扶持二皇子势力并打压男主造成的,不然一国太子怎么会去边关受苦,尤其还是在战况最激烈的情况下。

【反正我是不会按照天道给的“剧本”走下去的.......那么.....决定了】
【帮助二皇子登基,走上人生巅峰,成为大功臣,创建盛世】

安歌心中已经想好怎么走接下来的路了,放下心来让自己沉入梦乡。


—————————————————TBC————————




求评论啊各位小天使们qwq..........
看在更新的份上qwq.......

评论(9)
热度(9)

©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 Powered by LOFTER